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,王祥和身上已然被云逸飞插满了银针,趴在那里,没有一点生响。

  床边,云逸飞挺立着,白净的双手不断地拨动着他身上的银针,不论或拨或捻都都有一丝丝的灵力顺着针进入他的体内,传出一丝温热的舒适感,他想随将这种舒适用声音表达出来,但是却始终做不到。

  再看云逸飞,他的脸色已经变的苍白,汗水将那宽大的背心粘在了身上,感觉很不舒服,但是他却没有时间去整理。体内,汇聚在丹田中灵气因为得不到补充而趋于枯竭,原有的漩涡也已经停止旋转。

  他所做的不是接续经脉,而是接续神经。借助封窍天针刺激细胞代谢的能力,促使神经细胞再生长,然后在通过银针将自己的灵力缓缓送入对方体内,通过特殊的方法将灵力作用到神经,最后控制灵力将断掉的神经修复,这一过程是容不得一点马虎的,所以他显的格外专注。

  “宋姨,麻烦你去准备一个大木桶,里面盛满热水。”

  “啊,木桶?”正看的专注,宋容被云逸飞突然传了的一句话给吓到了,“小飞,是急用么?能不能用其他东西代替呢,木桶我家好像没有。”说着,宋容露出了一脸尴尬,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谁没事会在家里备个木桶啊,现在就算问了整个村恐怕也找不到。

  “这样,那你去烧锅开水,然后将浴室里的浴盆到满,记住一定要是开水。”

  “哦,好我马上去。”听到云逸飞的话,宋容又看了一眼躺趴在床上的王祥和,立刻往门外跑去。

  从刚刚开始,她的眼角就一直带着泪水,那是激动的眼泪。就在不经意间她看到王祥和的腿微微的动弹了一下……

  “哗啦啦……,”

  狭小浴室中,宋容在云逸飞的指挥下,犹犹豫豫的将一桶开水到进了浴盆中。

  “小飞,难道真的眼要让祥和直接躺去。”

  看着正将几株生骨活血草往盆里放的云逸飞她有点担心的问道。要知道,这可是这可是开水啊。

  “呵呵,宋姨你就放心吧,没事的。这样的水温刚刚好。”云逸飞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  “那,那你,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在开始治疗?”看着云逸飞苍白的面色,宋容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没事,治疗是能停下来的,我还挺得住。”

  “来来,宋姨你让一下。”两人说话时,背着王祥和的孔耀儒,来到了浴室门口,人虽然不,但是在这种狭小的环境中,他总感觉的施展不开。

  “哦,好,你慢点。”

  提醒了一句,宋容直接退出了浴室。

  “直接放进去么?”看着,云逸飞孔耀儒问道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唉,我怎么感觉他好像“死了”一样浑身冰凉呢?“在两人将依旧不能动弹的王祥和缓缓放进水中后,孔耀儒抬了抬肩膀说道。

  “正常,他全身经脉,被我封死,血液不会流动,能量不会消化,他身体又怎会发热。”

  “我可听说,这封窍天天在你们杏林村没几个人会的啊,你在哪儿地位很高吧?”

  “我不是告诉过你嘛,我不是哪儿的人。”

  “行行行,那你什么时候帮我扎扎几针呢?”孔耀儒笑着问道,对于自己身上的问题,他可是日日夜夜都都想着解决的。

  “你体内的封印?”眉毛一挑对他说道,“抱歉,封窍天针只治伤不解不能解封印。”说着,云逸飞直接俯身,将王祥和腿部的一支针拔了下来。顿时浴室里刚刚落下的水雾再次升起。

  “喂,”强咬着牙,孔耀儒伸手指着云逸飞说道,“你上次可不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,刚刚我只说封窍天针救不了你,又没说我救不了你。”

  “别吹了,难道这世界上还有比封窍天针还厉害的针法。说吧你有什么条件,要是那我当朋友的话,就别为难我。”看着,再次俯身拔针的云逸飞,孔耀儒沉声说道,在他看来自己面前这货,整得一大堆无非就是想要坑一把自己。

  “嗯,你也别慌。就算现在你们完成我提出的条件,现在我也救不了你啊。”云逸飞转身,淡淡开口道。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你体内封印阵法是何等阶你没点儿儿逼数么?”云逸飞实在是不想在和他聊下去了。

  “黄阵七阶。”

  “那不就结了,黄阵七阶,就算我要救你,那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做的到么,最起码也得等我恢复了原有实力才能做到。所以,这段时间你就别在想你的封印了。当然,你也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更好的方法来解开你的封印,你要知道不管我到时候是不是能恢复实力,还是其他的什么,这对你来说终究只是外力而已,你体内的封印封住的只不过是你原有的实力,倘若你能自己冲破他,那么封印不用我它自然而然就开了。也就用不着这样低三下四的求我可。”

  后半段话,其实就是云逸飞不想帮孔耀儒忙的主要原因,因为他想让他凭借自己的能力去破开那道封印。外来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,如果一个连自己极限都不敢挑战的人,那么他救了对方又有何意义,那也不过只是回到原有的实力,为他原有的实力而沾沾自喜。而这样的人最终又会有多高的成就呢。

  “趁我还没恢复实力,你要抓紧时间去想清楚这封印束缚住的到底是什么?是你的实力,还是你要变强的心。好你先出去吧,下面要做的少儿不宜。”

  “宜你大爷的。”原本听着云逸飞的话,孔耀儒已经有了很大触动,但是最后一句,直接又让他泄了,“不治拉到,老子还不稀罕呢!”

  看着孔耀儒离开的背影,云逸飞微微勾起了嘴角,他知道他的这个朋友以后都不会让他帮自己这个忙了。同样在他看来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他的朋友,这倒不是他有多么的清高。

  只是,限于他那样特殊的身份,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杀他的人太多了,如果没有一个能抗的住永无止尽的朋友的话,他宁愿选择孤独。

  酷c匠网《k永r、久~免mW费"‘看\小,说'0q.

  “怎么了,看你有心事的样子?”院子里,蓝微儿注意到坐在椅子上,两眼无神的孔耀儒上前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,”对于蓝微儿的关心,孔耀儒心中非常的温暖,但是有些事情他还要自己承受的。

  “对了,微儿,你和老白熟么,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为什么我一直看不透他。”

  “云逸飞嘛,其实我也是才认识他,至于你问我他是一个怎样的人,这个我也回答不了,毕竟我也看不透他。”说着蓝微儿无奈的抬了抬手。

  “不过既然我们做了朋友,那么我相信,总有一天我们能懂他的,你觉得呢?”

  “朋友么?对,我们是朋友。”

  “喂,你俩别聊了,赶紧的过来扶我。”正在两人聊天时,背后传出了一道有气无力的身声音。

  ……铺着干净的粗布床单的床上,王祥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在看了一眼四周后,下意识的曲腿坐了起来。

  “当啷!”又是一声铁盆落地的声音。

  “老和,你的腿好了,你的腿好了!”见到王祥和蜷着的腿,宋容直接小跑着来来到了床边。

  “好了?好了,真的好了。”听到妻子的话,王祥和才算注意到自己的腿,在来回蜷曲了几下后,一股热泪直接从眼眶中流了出来。

  “嗯,好了,真的好了。”说着,宋容的眼角也渐渐湿润了,不过嘴角却一直挂着笑意。

  “这一年里倒是委屈你了。”见到宋容的模样,王祥和抬手一边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,一边柔声说道。

  “不委屈,一点儿也委屈。”她的脸颊微微泛红。

  “对了,那个小兄弟他们人呢?”想起云逸飞等人,王祥和,立即向她问道。

  “小飞他们说有人来接他们所以就先走了

  “已经走了。”听到对方已经走了,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。

  …不过,你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感觉宋容似乎有话未说,王祥和又开口问道。

  “你不会怪我把你那宝贝针送给他吧?”说着宋容将头埋得很低,她生怕王祥和会生气,她清楚那可是他最宝贵的东西。

  “你吧把针给他了。”出乎意料,王祥和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喜色,“你做很好,那东西对我来说虽然宝贵,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价值最终只会让它埋没。但是在那小兄弟手中却可以将它用到极致。只是,不知咱们女儿是否会愿意。”说着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